曼联在泥潭中挣扎的这九年②:后弗格森时代的混乱转会

弗格森从曼联主教练的岗位上退下来已经九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曼联一直都在泥潭里挣扎,似乎每当他们有一点儿起色的时候,又会猛地发现自己陷得更深。《泰晤士报》作者们用三篇文章,从多个方面讲述了曼联在泥潭中挣扎的这九年。

本文是由Paul Hirst所撰写的系列文章第二部分:后弗格森时代的混乱转会

2014年,罗霍与曼联签下五年合约。然而就在这位阿根廷球员加盟曼联后不久,就有消息表示,阿根廷一名法官正准备传唤罗霍回国,就其与前邻居扭打造成身体伤害的指控做出回应——甚至有记者直接打电话到了曼联,希望球队对此做出回应。

罗霍这件事发生在2010年,但曼联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为一名球员花费了1600万英镑,却不知道他正在接受刑事调查。罗霍从未被正式起诉,但由于阿根廷司法机构对他的指控,使得他不得不等一个月才拿到工作许可证。

弗格森离任还不到一年,曼联在联赛的排名已经跌到了第七位,而这样的成绩更是突显了弗格森在激励曼联方面所取得的惊人成就。

“罗霍”事件充分证明,弗格森在没有人能提供帮助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很好地经营一支大型球队。同时也说明,接班弗格森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正如一位资深消息人士所说,弗格森“就像魔笛手”。他的“笛声”引领着其他人一起前进。

弗格森的能力,在引援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在他执教曼联的最后几年,球队一共只有12名全职球探,但仍能为球队发掘一些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这十几名球探并不总会带着球员推荐表去找弗格森。通常情况恰恰相反。弗格森会根据自己所听到的球员建议(可能是老朋友和熟人,也可能是同事),再去寻求球探的意见。

在弗格森签下一名球员之前,他会了解球员的一切——不仅是他们的技术,还有他们的性格。弗格森会和转会目标身边的工作人员,球员本人以及他们的家人进行沟通,以确保全面了解转会目标(没有任何隐瞒)。这是一种尽职调查——弗格森会称这是他的工作——然而在签约罗霍之时,曼联并没有做这件事。

包括范加尔在内的许多人,都指责曼联将更多时间放在了球队商业开发,而不是一线队事务上。虽然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公正的评价,但准确来说,曼联很少关注足球事务,并不正确。

曼联知道他们必须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才能收获成功。在经历“罗霍事件”之后,他们会确保自己尽可能多地进行球员背景调查。几年前,一名曼联高管完美地总结了这种情况,他说:“如果你在引援方面做得不好,那你就完蛋了。”

“后弗格森时代”曼联在引援上花费了大约12亿英镑,但他们只不过收获了一个足总杯、一个欧联杯和一个联赛杯的冠军。过去九年时间里,曼联签下的40名球员中,能在梦剧场取得成功的屈指可数。

当然,目前还有一些引援并没有办法草率给出定论。比如桑乔,如果能得到正确指导,且他自己也足够努力,那仍有可能成为英超最好的边锋之一。然而在过去九年时间里,大多数签约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那么,曼联引援标准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降的呢?一些人声称这始于弗格森退休前,也可能是2005年格雷泽家族成为球队老板之后——球队背负了数亿英镑的债务。还有人提到了2009年夏天,当时C罗离开曼联,安东尼奥-瓦伦西亚成为了接班人。其他人则认为,2012年也是关键的一年。那年夏天,曼联错过了从里尔签下阿扎尔的机会,转而从多特蒙德签下了香川真司。这位日本攻击手曾被认为是鲁尼的可靠接班人——当时鲁尼有可能转会切尔西。

虽然当时弗格森和他的工作人员也愿意和鲁尼“分手”,但在弗格森退休之后,曼联给了这位英格兰前锋一份周薪30万英镑的合约(即便他的影响力有了显著下滑)。

“后弗格森时代”似乎更强调一种感觉,格雷泽家族认为在2013年夏天同时失去弗格森和鲁尼,对于球队来说将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所以他们花费了更多的金钱,以保住他们的前锋。

也许对于曼联来说,最具破坏性的事情发生在2013年——弗格森宣布退休的两年之后。那时的曼联仍然相信球队有可能如同弗格森在位之时那样运作。

和弗格森一样,莫耶斯也将球队转会事宜交给高层来负责——在弗格森离开之时,伍德沃德接替了大卫-吉尔,所以转会相关工作也交到了伍德沃德手上——球队内部一些人认为,莫耶斯会有些不知所措。

他被不同的部门呼来换取,他并不能如同弗格森那样很好地指导球队工作。显然,人们过高的期望,周边过少的支持,使得莫耶斯的梦剧场之旅注定是要失败的。

曼联试图从埃弗顿打包签下拜恩斯和费莱尼,但他们最终只以2750万英镑的价格签下了费莱尼,且错过了以最低解约金方式带走的机会。蒂亚戈-阿尔坎塔拉、贝尔和法布雷加斯也都曾是曼联的潜在转会目标。

2014年1月,当曼联意识到他们有可能无缘前四之时,莫耶斯以3710万英镑的价格签下了马塔,并将他安排在了右翼。

在范加尔的领导下,曼联并没有从主教练手中夺去部分权利,而是保持了同样的做法。范加尔在2014年夏天接替莫耶斯担任主教练后不久,就花费了近1.5亿英镑收购了罗霍、卢克-肖、埃雷拉、迪马利亚、戴利-布林德和法尔考。

范加尔想把法尔考、鲁尼和范佩西安排到前场。如果放在五年前,这可能是欧洲足坛最致命的进攻组合之一,但彼时他们都已经不在自己的最佳状态了。

曼联在法尔考身上花费了1600万英镑(600万的租借费,1000万的工资),然而他在赛季结束之时的进球数与中后卫斯莫林一样多(4球)。

曼联为签下迪马利亚花费了5970万英镑,但他只不过在梦剧场效力一个赛季,就去到了巴黎圣日耳曼。阿根廷人也没有能够赶上曼联的季前赛,这让范加尔很尴尬。在曼联的一个赛季里,迪马利亚和几名队友的关系都不算好,球队中也有一些人认为这位阿根廷球员并不太靠谱。球队没有合适他的位置,他继续留在这里也不会对球队有什么帮助。

由于锋线三个位置都已经有更合适的人选,所以迪马利亚被安排在了中场位置上——这是他之后再也没有踢过的位置。而且迪马利亚在曼联的首秀——曼联客场0-0伯恩利——也看起来有些滑稽。特别是考虑到范加尔会要求出现在边后卫位置上的阿什利-扬和瓦伦西亚更多参与进攻,所以迪马利亚基本上没有什么拿球的机会。

此外,有些人认为范加尔在那个夏季转会期“清洗”掉费迪南德、维迪奇、纳尼和弗莱彻——他们都已经过了最好的阶段。但也有些人觉得一些经验丰富的球员在更衣室里很重要。

尽管引援一塌糊涂,但曼联董事会仍不为所动。范加尔完全控制着局面,所以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仍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这就是当时曼联高层的观点:“我们相信范加尔。”

在曼联收获欧冠参赛资格之后的那个夏季转会期,球队再一次打开了钱袋子,但魔咒也再次出现。那个夏天他们签下了孟菲斯-德佩、达米安、施魏因施泰格、罗梅罗、马夏尔和施奈德林。当时人们都非常信任范加尔的决定,但由于缺乏尽职调查,曼联再一次付出了代价。

施魏因施泰格的到来——680万英镑——是一笔“浪漫”的签约,范加尔认为他能够帮助球队走向成功。然而范加尔和他的工作人员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在过去四年时间里,由于一系列的伤病,这位德国中场一共只首发了82场比赛。一名曼联工作人员后来表示:“他们(拜仁)卖了个瓦罐给我们。”

这对拜仁来说,是一笔世纪交易。时任拜仁主帅的瓜迪奥拉在出售施魏因施泰格之后说:“不幸的是,在过去三年时间里,他的状态一直不好。”

在这位德国中场签约曼联三个月后,他和卡里克这对中场搭档彻底被阿森纳击垮——开场19分钟,阿森纳就攻入了三球。

孟菲斯-德佩也是一笔有问题的交易。范加尔知道他在场外是一名非常难伺候的球员。这位荷兰攻击手的生活相当奢侈,他有很多车,甚至有一辆车的内饰极尽奢华。但此前执教荷兰国家队的范加尔认为自己有办法控制住孟菲斯-德佩的自负。

然而,范加尔想错了。孟菲斯-德佩惹恼了自己的一些队友,他们认为荷兰人没有将足球放在首位。

当范加尔要求孟菲斯-德佩在伤愈后参加U21梯队比赛,以便于恢复状态之时,这位荷兰攻击手开着劳斯莱斯出场了。他与曼联的五年合约过去了不到一年,他在梦剧场的日子就似乎走到了尽头。身价3100万英镑的他甚至都没有入选2015年对阵水晶宫的足总杯决赛大名单。

让莫耶斯和范加尔在引援上自由发挥所产生的问题,在那场足总杯决赛的胜利之后变得越发清晰起来——当时穆里尼奥成为了球队的新帅。为了摆脱莫耶斯那种直截了当的比赛风格,范加尔签下了不少擅长控球的球员,比如戴利-布林德和施奈德林。范加尔喜欢那些能在多个位置上有不错发挥的球员,并且不害怕给予年轻球员机会。

穆里尼奥最初和他的前任们一样,被赋予了同样的转会控制权,他希望每个位置上都有两名合适的球员,并希望他们大部分都是经验丰富的球员。他并不喜欢全能球员,所以戴利-布林德和施奈德林都不是他所喜欢的球员,而卢克-肖、拉什福德和马夏尔,也得到了穆里尼奥的严厉对待——他认为这几名球员的球风太软了。至于施魏因施泰格,他和范加尔关系密切,且伤病较多,最终被要求和青年队一起训练。

最终,施魏因施泰格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加盟芝加哥火焰,并在离开后表示,他在穆里尼奥麾下的几个月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穆里尼奥希望有能力、强壮、傲慢、有经验的球员来发挥他的反击风格。伊布确实是一名出色的球员,而且他还是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加盟曼联。但他并算不上球队发掘出来的可用人才,毕竟加盟曼联之前,伊布就已经是家喻户晓的球星,且与穆里尼奥有过共事的经历。

穆里尼奥想要的是球员强势的个性,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选择伊布、拜利和博格巴成为自己执掌曼联的首批签约。唯一不符合标准的是此前刚刚在多特蒙德赢得德甲年度最佳球员的姆希塔良,穆里尼奥曾希望将他培养成一名符合自己比赛风格的球员。

很快,曼联也意识到自己应该改变看法,必须扩充弗格森时代那规模较小的球探团队。到2016年,球队已经增加了50多名球探——这一举措旨在尽可能广泛地寻找合适人才。

但这只会让穆里尼奥感到困惑,他不知道该向哪位资深工作人员求助。上个月刚刚离开曼联的全球球探负责人马塞尔-布特是范加尔的密友,但彼时穆里尼奥已经接替了范加尔的帅位。

与此同时,球探们也发现球队的一些命令让人摸不着头脑。他们中的一些人被要求编写报告,或者给他们所观看比赛中的22名在场球员打分。他们认为自己应该将更多时间放在每场比赛的一两名球员身上,而不是所有人。

2017/2018赛季,穆里尼奥继续往曼联的阵容中添加经验丰富的球员,比如马蒂奇和桑切斯。智利攻击手的基本周薪是39.1万英镑,但他在效力曼联的一年半时间,只不过攻入了三粒联赛进球。

桑切斯效力阿森纳的最后六个月时间里,种种迹象都表明他的实力正在衰退,但曼联仍然选择用姆希塔良和桑切斯进行互换——曼联之所以抢购,部分原因在于当时曼城也希望得到桑切斯。

桑切斯的转会是一个奇怪的例子。有时候他会如同恶魔一样训练。他效力曼联的那段日子里,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突显了这一点。在一次训练休息之时,穆里尼奥的教练组成员让球员们在场边休息几分钟。桑切斯并没有理会教练的指示,反倒是在边上做了几十个俯卧撑,直到球员们回到训练场才停下来。而在其他时候,桑切斯也看起来与球队格格不入。

桑切斯自己也对主教练的战术指示和管理风格感到失望,尤其是当穆里尼奥在发动“吹风机”技能的时候。桑切斯与智利女演员梅特分手之时,他陷入了沉默。

2017年夏天,由于伊布的伤病问题,穆里尼奥从埃弗顿高价签下了卢卡库——转会费高达9000万英镑。至此,穆里尼奥拥有了一支在球场大部分区域都有丰富经验、防守稳固的球队,而且他还拥有一个背对球门的9号球员。

马夏尔是穆里尼奥另外一名想要清理的球员。他对曼联想要续约马夏尔一事,感到非常无奈。

穆里尼奥并不喜欢马夏尔,所以他在2018年季前赛之时就表示,如果马夏尔有“适合的球队”,他不会反对——这大概指的是英超以外的球队。但伍德沃德坚持己见。据报道,马夏尔是乔尔-格雷泽最喜欢的球员之一,他希望这位法国攻击手能够留队。曼联高层担心,若马夏尔离开之后成为了欧洲最好的球员之一,那肯定会让球队后悔。

2018年季前赛可谓是穆里尼奥在曼联执教生涯走向终结的开端。在球队董事会拒绝批准签约马奎尔之后,穆里尼奥与球队高层的矛盾也开始升级(曼联最终还是在一年后以8000万英镑签下了马奎尔)。

就个性而言,索尔斯克亚喜欢那些场外表现谦逊的球员,喜欢那种了与穿着球队服装去比赛,去为球迷签名的人。在球场上,他想要拥有那种自信且傲慢的球员。他想要的球员必须年轻、有求胜欲、动作敏捷。

只不过穆里尼奥此前签下的许多球员,都不符合这些要求。比如桑切斯、卢卡库和马蒂奇,他们都不适合。

2019年夏天,卢卡库明确表示自己希望加盟国际米兰。在曼联季前赛澳洲之旅的时候,卢卡库总告诉教练组自己得病了。首先他说自己脚筋发紧,然后说小腿疼痛,之后又说脚踝不舒服。几周后,曼联就敲定了与国际米兰的交易。

当索尔斯克亚在2019年3月转正后,曼联已经更新了自己的球探数据库,以便将更多的外部数据添加到球员档案之中。曼联骄傲的告诉所有人,他们的数据库中有804名右后卫。有了如此庞大的球探网络,球队肯定能找到合适的人选来填补这一位置上的不足——自2013年以来,曼联在这一位置上就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球员:拉斐尔、达米安、瓦伦西亚、阿什利-扬和达洛特。

曼联看中了万-比萨卡。这名球员是一名出色的抢断者,且很少能在进攻上展现自己的才华——这正是索尔斯克亚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将其从水晶宫带回曼联的原因。不过一些人也质疑万-比萨卡是否有在曼联取得成功的个性。因为万-比萨卡看起来挺害羞的。

这一阶段,曼联引援过程对主教练的依赖程度并不高。主教练告诉球队,他认为球队需要补强的位置,然后引援团队根据数据库提交候选名单,再由数据和视频分析团队将这份名单缩减到10人。高级球探每个月都会与索尔斯克亚开一次会,然后向他推荐两三个候选人。

如果索尔斯克亚没有中意的人选,他可以拒绝整个推荐名单。一旦转会目标被批准,马特-贾奇就会开始与对方球队和球员进行谈判。作为球队换血的一部分,今夏贾奇也离开了曼联。

贾奇曾是一名投资银行家,他的一些同事形容他是一个勤奋的人,总是不停地与经纪人沟通。然而一些经纪人对他拖沓的谈判节奏感到很恼火,因为他必须不断向球队高层回报情况,申请特定价格购买或出售球员的授权。

他们经常会给那些不值得续约的球员开出一份挺长的、利润丰厚的续约合同。这样球员就不会因为合同到期而自由离开。这个想法是伍德沃德希望保护球队的“资产”,但如果“资产”太过昂贵而不能被其他球员收购,这种“保护”就适得其反了。例如,索尔斯克亚在成为临时主教练后不久,就听说曼联为菲尔-琼斯提供了一份新约——合同到2023年夏天到期,且可以再延长一年合约——这让他感到很惊讶。

罗霍、拜利和马蒂奇等球员,他们在过去几个赛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得到了新约。

自弗格森离任后,曼联的转会收入仅为3.4亿英镑。在他们过去九年签下的40名球员中,再次出售的球员只有丹尼尔-詹姆斯、戴利-布林德让球队获利。

当索尔斯克亚执教曼联的第一个赛季开始时,曼联觉得他们终于解决了引援的问题。威尔士边锋丹尼尔-詹姆斯和马奎尔的加入使得球队在2019年夏天的支出接近1.5亿英镑,

然而这是一个虚假的黎明。丹尼尔-詹姆斯从来就不是一名适合曼联的球员。至于马奎尔,他在拥有一个稳定的开局后,也出现了自己的问题。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六个月后加盟——这笔交易可能会为葡萄牙体育带去超过6700万英镑的净收入。他和伊布、替补门将罗梅罗,可能就是“后弗格森时代”为数不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球员了。

在索尔斯克亚执教曼联后期,他也选择了一些经验丰富的球员,比如35岁的卡瓦尼。

至于37岁的C罗,则是一个奇怪的签约。超级经纪人门德斯在去年8月的时候,曾向曼城推荐C罗。瓜迪奥拉也曾认真考虑过关于C罗的问题,但他的一些工作人员对C罗的到来是否会破坏球队更衣室平衡,持有保留态度——因为C罗每周40多万英镑的薪资,将让他成为球队顶薪。

就在瓜迪奥拉考虑各种可能性的时候,曼联突然出手,迎回了C罗。毕竟这位葡萄牙人的回归,从某些方面来说确实是有意义的。C罗是一名久经考验的射手,同时还能提供球队所缺乏的领导能力。

不过,C罗与曼联的比赛风格并不兼容。一位教练说,他们花了三年才组建一支适合一种风格的球队。然后却签下了一名不适合这种打法的球员。C罗在上赛季攻入了18粒联赛进球,但他并没有给对手足够的压迫——这是任何一支渴望赢得冠军的球队,所应该具备的关键原则。

博格巴则是球队另一个争议的来源。一些球员根本无法相信,博格巴居然在2019年采访中声称,他正在考虑“在其他地方进行新的挑战”。索尔斯克亚并没有惩罚他,甚至都没有想过出售他。

一些球员私下里也质疑索尔斯克亚在马奎尔加盟六个月后就任命他为队长的决定。在过去的一两年时间里,马奎尔的一些表现很糟糕,但他也不是唯一状态不好的人。

一些球员将他们的退步归咎于糟糕的教练和训练。以基兰-麦肯纳为例,他在索尔斯克亚麾下担任一线队教练期间,进行了大量的训练课和赛前谈线梯队之时,一些套路很受年轻球员欢迎,但也有人质疑他的方法,因为他个人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球员生涯,22岁就因伤退役。不过麦肯纳的同事们坚称他的工作特别努力——他在伊普斯维奇的首段教练生涯也确实做得很好。

诚然索尔斯克亚和麦肯纳在曼联有一个良好的开端,甚至还一度帮助曼联短暂登上了积分榜榜首位置,但他们在秋季一系列的灾难表现,还是让人们倍感失望。当曼联1-4不敌沃特福德,索尔斯克亚被解雇了。

索尔斯克亚离开之后,朗尼克成为了曼联临时主教练。对于这位受人尊敬的德国教头来说,最开始的问题是,他接手的球队里,球员是被五个风格迥异的主教练拼凑起来的。而且其中一种风格在某程度上来说,并不是朗尼克所喜欢的——压迫战术。例如,马蒂奇就没有精力扮演一名“B2B”球员。

此外,曼联还有另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更衣室的气氛一周比一周糟糕,在赛季的不同阶段,很多人都说更衣室气氛“有毒”。小圈子已经形成,小圈子之间已然存在矛盾。

一些人的糟糕态度,尤其是那些在被排除在首发阵容之外的人,更加剧了这种不安。其他人则对朗尼克一些战术和他的训练方法感到困惑。

目前滕哈赫已经取代朗尼克,成为曼联的正式主教练,而这个夏天他将面临十分艰巨的任务。

否决权制度依然存在。滕哈赫将向理查德-阿诺德汇报工作,并且与足球总监莫杜夫“紧密合作”。2021年3月,海梅-马塔当伍德沃德意识到自己在位期间的失败,曼联有迫切的改革需要,随即任命莫杜夫出任球队足球总监——莫杜夫十分支持滕哈赫的任命,并开始负责足球运营工作。

莫杜夫是一名风度翩翩的人物,在卡灵顿训练基地很受欢迎,他将领导人们纠正过去几年犯下的错误。他已经对青训学院进行了改革——如果将曼联最近在青年足总杯夺冠作为参考的话,莫杜夫的这些改革显然已经开始奏效了。

与在伦敦梅菲尔区办公室工作的贾奇、伍德沃德不同,莫杜夫在卡灵顿训练基地——这有助于球队更高效地运营。接替伍德沃德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理查德-阿诺德在足球运营方面更加开放,他的大本营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布特和前球探负责人吉姆-劳勒已经离开,改由史蒂夫-布朗领导球探团队,并定期向莫杜夫报告。

莫杜夫会与引援部门、主教练协商后,对潜在目标做出明确的决定。考虑到马蒂奇、马塔、博格巴、卡瓦尼、林加德和李-格兰特这六名球员以自由身方式离开,而拜利、菲尔-琼斯、万-比萨卡和马蒂奇的未来也已经在考虑之中——这几个月梦剧场肯定会很忙碌。滕哈赫还需要在中场、进攻端进行补强(尽管荷兰人在青训培养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他可以用年轻球员来补充自己的阵容)。

阿贾克斯后卫朱利安-廷伯、利桑德罗-马丁内斯,以及他们的巴西右边锋安东尼,都在滕哈赫的采购名单之中。此外,比利亚雷亚尔的保罗-托雷斯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滕哈赫大约有1.2亿英镑的资金可用——加上出售球员所筹措的资金——但考虑到他们在下赛季无法参加欧冠联赛,所以可能并不像此前那样具有吸引力。就比如:当曼城、皇马、拜仁和巴萨都在为签下哈兰德而战之时,很难想象他会认真考虑加盟曼联。

人们希望滕哈赫的到来,能成为“后弗格森时代”曼联命运的转折点。朗尼克最近说,只要他们买到合适的球员,曼联可能只需要两三个转会窗口就能纠正球队的问题。

除非曼联在接下来几年里签下合适的球员,否则他们将面临进一步落后于曼城和利物浦的风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anduantakaful.com/,海梅-马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